0203_a2090

   不过话虽如此,小火彩,小飞飞加上寒月乔三人,也算是形成了一个稳固的三角,继续朝着夺魂兽群冲了过去。

   哗哗哗!

   砰砰砰!

   鲜血飞溅,火光冲天,惨叫的兽吼声不绝于耳。

   等到小火彩小飞飞和寒月乔他们站定在一处,回过头来一看,就发现身后已经是一地碎裂的夺魂兽的尸体。

   他们三个人也都多多少少挂了彩。

   眼前,已经剩下了不到十头夺魂兽。只要再咬咬牙,就可以穿过这片浴血之地,去前面找七彩果了。

   然而

   就在寒月乔他们出手之前,那几头夺魂兽的身后,忽然刮起了阵阵阴风,卷着整个草原都尘土飞扬,无法看清前方的状况。

   等到好不容易能看清楚了,就发现,夺魂兽的身后竟然出现了许多白衣男子。他们脸上带着面具,目光冰冷麻木,未发一烟就朝着寒月乔他们冲杀了过来。

   “砰砰砰!”

   “唰唰唰!”

   长发白色仙女户外唯美写真

   片刻的功夫之间,寒月乔,小火彩,小飞飞他们已经被逼退了数米,形势不容乐观。

   “这些到底都是什么人啊?”

   “他们是圣域使者。”寒月乔一边说话,一边丢下了她握在手中的半截残肢。

   只要触碰过,遍可以知道此物或者此人的身份来历,还可以知道这人或者这实物的优点缺点。所以,他就干脆抓了一截残肢下来,了解了状况,也明白了她们眼下的处境。

   “娘亲,圣域使者是做什么的啊?”

   “他们就是保卫圣域这种炼狱的走狗,一生为圣域卖命,保护圣域里所有东西都被损坏,不被带走像我们这种外来的,要么死在这里,要么弄死他们,否则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寒月乔眼睛直盯着跟前的那些白衣男子,口中平静的陈述。

   她的胳膊上,腿上,甚至是脸上都已经有深深浅浅的刀伤,可她却浑然不觉,身上还散发着骇人的杀意,看起来分外恐怖。

   在寒月乔的带领下,小飞飞和小火彩也都豁了出去,怒吼着与寒月乔一起杀将了出去。

   “杀!”

   通玄剑剑光四射。火球漫天飞舞。刀光都流水般穿梭于圣域使者之间。

   才将将出现的圣域使者们,竟然也有些溃不成军,被逼得节节败退。

   只不过那些圣域使者也不是吃素的。

   接连倒下了七名圣域使者之后,其他的守护夺魂兽的圣域使者,眼见着情况不对,纷纷摘下了它们的银色假面,露出了他们鲜红的下半张脸,又恶心又恐怖!

   寒月乔心头狠狠的跳了一下,这才发现这些守护夺魂兽的圣域使者已经要使出大杀招了。

   很快,就见眼前光芒狠狠一闪。

   在小火彩,小飞飞他们的眼前就竖立起了一片高耸入云的丛林,神秘而古朴。

   身处在丛林之前的寒月乔他们,都有些不知所措。

   寒月乔只是起初惊诧了片刻,然后伸手轻轻摸了摸地面。很快,脑海中出现了关于这异像的解释。

   万兽奔腾法阵

   以障眼法竖立障碍,将千万猛兽藏于其中,伺机而动,歼灭敌人。

   优点:敌明我暗。

   缺点:攻击的方式十分被动,若是被掌握了阵法的出口法门,易被逃脱。

   “万兽奔腾法阵?真是有意思了呢,呵呵”寒月乔轻蔑一笑。

   “什么是万兽奔腾法阵?”小火彩看寒月乔脸色不对,立刻在旁边着急的问。

   寒月乔紧握了双手中的明月弯刀,眼盯着这些夺魂兽的高手,同时将永乐宝库中详细介绍的一些关于阵法的内容,说给小火彩,小飞飞他们听。

   “就是用特殊的秘药,以自残身体的方式在脸上留下法咒,然后在布阵的时候,以此为媒,用自身性命为代价来完成障眼法的绝杀法阵”

   寒月乔说的平淡,小火彩,小飞飞他们听得却是一身冷汗。

   这不是同归于尽的法阵吗?只要那些守护夺魂兽的圣域使者们一发动,他们两个不就是毫无生还余地了吗?寒月乔怎么还笑得出来?

   “唰唰唰!”

   瞬息之间,那些神秘的丛林之中发出了频繁走位的声音。似乎是那些守护夺魂兽的圣域使者们已经开始走位,而且脚下步伐越来越快,越来越轻灵,仿佛又一道道身影,在那丛林之内模糊成了一片。

   寒月乔丝毫不慌乱,带着小火彩,小飞飞从容地走进了那片阵法之中。

   前行,左拐,前行,再右拐!

   很快,他们就穿越过了大半的丛林。

   就在这个时候,那些守护圣域的使者似乎也发现了寒月乔她们的特殊,忽然改变了办法。不再在原地守株待兔,而是主动寻到了寒月乔他们。

   一时间,前后路都被堵住了。

   “唰!”

   红色的血光从圣域使者们的身上释放出来,笼罩住了寒月乔,小飞飞和小火彩。

   这红光笼罩之下,就像有一万支利剑在切割着她的身体,密密麻麻,无休止的剧痛。寒月乔咬着牙,由内而外释放出灵气。

   很快,寒月乔身上释放出来的蓝色的光芒抵消了一部分的血光。只要坚持过一盏茶的功夫,这万兽奔腾法阵的伤害就会消失,而那些施展法阵的圣域使者,也会因为法阵的反噬而自食恶果。

   她所需要做的,只是耐心忍片刻,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看到一地尸体了。

   但是

   法阵之下的寒月乔还好,小火彩,小飞飞他们已经开始脸色发白,唇线紧闭。不一会的功夫,冷汗就湿透了他们的衣衫,看起来似乎在承受着什么难以承受的痛苦。

   寒月乔余光瞥见,这才担心了起来。

   这两个小家伙,一个还是孩子,一个还是没有完净化涅槃的小凤凰,还真的是没有自己这样的防御能力来抵挡这些圣域使者的伤害的。

   想必,此刻的他们已经是痛不欲生,再折磨一盏茶的功夫就真的要死了。

   看来,还是得主动出击才行!

   寒月乔咬了咬牙,将需要近距离交战的明月弯刀收了起来,换上了打神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