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3_a2126

“妈的,小子可别欺人太甚,我李家身为章江首富,可不在乎这点钱。”李英恶狠狠的说道。

说着,李英又开口了:“小姐,我办一张三万块的靓号手机卡。”

唐昊没有丝毫退缩:“五万。”

“老子出八万!”

“十万。”

“小子,我看还有多少钱,十二万!”

“十五万。”唐昊表情淡定,继续说道。

李英此时双眼通红,如一条疯狗一般,恨不得将唐昊生吞活剐了一般,见唐昊报出十五万,立马又要往上加。

但他还没有说出口,他身后的保镖陈叔脸色一正,立马就拦住了他,在他耳边细细耳语道:“少爷,这可是您父亲拿出来给老爷子买礼物的钱,您要是用掉三、五万好说,这一下用这么多,恐怕不好交差呀……”

李英一听这话,才醒悟过来,自己的钱已经买了一辆跑车用完了,现在身上的钱都是父亲交给自己去买礼物的钱,要是用这么多,还真不好交代。

“这个……”李英立马就犯了难,涨红着脸的不该如何是好。

“哎哟,怎么不往上加了啊?这才十五万啊,毕竟可是李家的少爷,该不会这点钱就怕了吧?”唐昊笑嘻嘻的说道。

溪中温婉少女含情脉脉的眼神

“才……才没有!我只是觉得这鸭梨手机不太好,我突然之间就不喜欢了而已,所以现在懒得和争了。这部手机看可怜,就让给好了……”李英支支吾吾的说道。

“哦,这样啊,那真是太感谢李家少爷了。”唐昊笑着说道。

“嗯,不用感谢,我先走了。”李英额头上已经冒汗了,随便嘟囔一句,哪里还有脸在这里呆,立马拉着自己的两名保镖夺门而出。

“这李家的少爷也不过如此嘛。”唐昊见李英走了,觉得自己还没有玩够,不由略有些失望的说道。

“这只不过是李家的二少爷,他父亲也并不是将来的家主,自然就不敢太放肆了。”张玲见闹剧结束了,这才走上来解释道。

“就是,他虽然是李家的人,但也不过是个二少爷,我潘家也是四大黄金家族之一,而本少爷又是潘家大公子,他哪里敢招惹我?”潘志宇略带得意的朝着张玲邀功,当然,换来的只不过是张玲的一阵白眼。

“臭流氓,真的办一张十五万的靓号手机卡啊?”谢菲菲略有些吃惊的说道。

“十五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呀。”张玲附和道。

“当然要办,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自然得算数了。”唐昊拍了拍胸膛,豪气的说道。

一听这话,潘志宇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涨红着脸,躲在一边不作声。

这刚刚才掏十三万多,现在又要十五万,不得要了自己的这条命?

“表弟啊,我就求求了,那李英都走了,咱这卡就没必要办了,宇哥这小心脏有些受不了啊……”

潘志宇神色紧张,躲在一边默默祈祷着。

“宇哥啊,放心,这钱我不会要出的。”唐昊似乎听到了潘志宇的心声,正色说道。

潘志宇听闻这话,心里的石头可算是放下了,一阵狂喜,看来这表弟还真是懂事啊!

“虽然我身上的钱还不太够,但是找我表姐还有菲菲姐借一些应该够了吧。”唐昊嘟囔着道。

“唐昊,表姐和潘公子也不是很熟,就算了吧,还差多少钱,我和张玲借给。”谢菲菲点头说道。

“是啊,潘志宇,我和也没有太熟,这钱就不用出了,我帮我表弟出了。”张玲附和道。

潘志宇本来心里头松了口气,但一听张玲和谢菲菲这话,当下心头一紧,妈的,还不熟?

潘志宇连忙站了出来,焦急道:“玲儿,咱们关系这么好,哪里能不熟呢?这不就是十五万吗?我帮表弟出了就是!”

“不用了吧,十五万不是一个小数目。”张玲神色古怪,摇头道。

“是啊,宇哥,对我这么好我已经很感激了,这钱不用出。”唐昊说道。

“不行,这钱我可一定得出。”潘志宇不由分说的摆摆手,直接将自己的卡给递了上去:“小姐,刷卡!”

唐昊看到这情况,心头嘿嘿一笑,潘大少,谅再不想付这个钱,小爷略施一招欲擒故纵,不就得乖乖就范了?

“张玲,看看潘志宇那副模样,今天出这么多钱,指不定他心有多痛呢。”谢菲菲笑嘻嘻的对着张玲小声说道。

“哼,看他总是来烦我就不爽,这次让他出回血,看他下次还敢不敢来找我。”张玲心里头十分解气的说道,她本来也觉得这样来坑潘志宇不好,但是一想到他每次都来烦自己,心头当下就不耐烦了,索性陪着唐昊演了这出戏。

“他敢来一次,咱们就让臭流氓坑他一次,看他能有多少钱让臭流氓坑。”谢菲菲得意的说道。

“是啊,菲菲,嘿嘿,以后这臭流氓可得借我多用几次了……”张玲开玩笑般的说道。

很快,潘志宇付完钱,愁眉苦脸的回来了,虽然算是讨好了张玲,但这一下子把他那本就不厚实的家当部掏空了,他的心里头也是隐隐作痛。

“唉,接下来自己这日子可怎么过啊……”潘志宇恨不得给自己来上两个大耳刮子,刚刚付过十五万七千块后,卡里就剩下五千块了,以他潘家大少的生活方式,再过两天,不得去吃土?

“他妈的,以后这小子出现的地方,老子坚决不去。”潘志宇心里头暗骂着,额头微微冒着冷汗,他这回算是被唐昊完坑怕了。

“哇,宇哥,真是太谢谢了。”唐昊嘿嘿一笑,不由分说的从潘志宇手上接过手机。

潘志宇看着手机就这么被唐昊拿走了,一时之间眼睛都直了,特么那里面可有张15万的手机卡啊!

“呵呵,不用谢,以后要有什么事情就给宇哥打电话……”潘志宇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子,尴尬的说道,不知为何,他自己说的都有点心里没底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