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9_a2090

寒月乔回过神来,怒骂了一句:“耍我!”

即使寒月乔已经反应过来也无济于事,紫矜魔使早就已经不知所踪。

原地的北堂夜泫想要对寒月乔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却还是没有说出来。倒是北堂夜泫身后的云天叽里咕噜一堆,向寒月乔告辞。

很快,北堂夜泫和云天便不见了踪影。

寒月乔心中带着一丝疑惑,一丝忐忑,回到了寒王府之中。

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辛蕊安然无恙的出嫁了。

她只需要等待时机,掀了这沧澜帝国皇帝的假面便可,眼下需要做的,还是蛰伏

所有事情都在寒月乔的计划中稳妥进行着,这几日日子过得很是舒心,无聊时偶尔把小飞飞抓来解解闷,日子过得也还算有趣。

只是,真的无聊啊。

晚风凉凉,寒月乔躺在摇椅上晃啊晃,手里一把折扇扇啊扇,无聊地数着天上的星星,突然觉得没那些人那些事,在这里的日子过得还真有那么一丢丢的无趣。

“娘亲,娘亲哎,你看那是不是左丘阿姨啊?”寒飞飞深受这几日被无聊老母折磨的痛苦,每天都在默默盼着出点事,好让他这位无聊到极点的母亲大人找点事干,若再这么下去,别人怎样他不知道,他小飞飞的小命就要被老母大人给玩坏了。

当寒飞飞看到院门口踌躇半天都没有进来的左丘菲月,以他对八卦的灵敏性,左丘菲月绝对能助他摆脱老母大人的蹂躏。

可爱台湾甜心女孩地铁美拍

寒月乔一听自家儿子这话,立时朝着院外看去,这一瞧,果然看到左丘菲月站在月外踌躇不已,那神色是尴尬又无奈,仿佛有什么难事要来找自己。

寒月乔看到左丘菲月这样,不由得挑眉,这丫头从来都是风风火火大大咧咧的,这磨磨蹭蹭的样子,可不像是她的风格。

“左丘菲月,你在外面磨蹭啥呢?地上是有钱给你捡吗,来都来了,还不赶紧进来?”

院外的左丘菲月听到寒月乔的声音,眼底露出一抹尴尬,脑袋探入门内,对着寒月乔挥了挥手,一脸尴尬,“月乔,这么巧啊。”

“扑哧”寒飞飞被左丘菲月这招呼逗乐了,笑道“左丘阿姨,这是在我们家哎,这样打招呼会不会有点尴尬呀?”

左丘菲月被寒飞飞调侃了,立马蹦了进来,一脸不高兴,道:“臭小子,你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目无尊长。”

寒飞飞看着她嘿嘿一笑,“我才不是目无尊长,你不过就比我大了几岁而已,不算长。”

“臭小子,信不信我揍你。”

“来啊来啊,你打不过我。”

“来就来,是怕谁。”

“怕你的是小狗!”

“”

寒月乔看着左丘菲月和寒飞飞你一言我一语,一见面就开始斗嘴,笑的不行,看着寒飞飞教训道:“小飞飞怎么跟左丘阿姨说话呢?赶紧跟左丘阿姨道歉。”

寒飞飞听到这话,立马扭头,直哼哼,“我才不去呢,哼哼哼。”说着,寒飞飞一个弹跳直接爬上墙头溜走了。

左丘菲月看到寒飞飞走了,暗自舒了一口气,今天来这里找寒月乔的事情,还是不要被寒飞飞这个大嘴巴知道的好。

寒月乔看着左丘菲月,一反以前的疯疯癫癫,反而显得有些扭捏,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左丘菲月,笑道:“左丘菲月,今天你吃错什么啦?这么扭扭捏捏,一点都不像你的风格嘛。”

左丘菲月听到这话,刚刚还与寒飞飞斗嘴斗的欢乐,此时立马丧气地唉声叹气,坐到寒月乔身边,自给自足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

寒月乔看着左丘菲月唉声叹气的模样,好奇问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寒月乔这这几日异常无聊的心情,此时看到左丘菲月这样,立时嗅到了一丝趣味。

“哎,月乔,我、我、我“左丘菲月我了半天都没有我出一个下文,让寒月乔急的不行。

“别我我我了,你到底想说什么?快说呀?”

“我发现我最近有点不一样了。”左丘菲月被寒月一激,也不羞涩了,反而直接道出了最近的郁闷。

“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啊?”寒月乔上下打量了左丘菲月,“还是那么的娇俏可爱,性格如火啊。”

左丘菲月看着寒月乔如此,叹了口气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变成男的啦?”说着,寒月乔目光立刻朝着她某个部位看去,那些该凹凸的地方并没有缩水呀,貌似还有长大的趋势。

“流氓。”左丘菲月被寒月乔者火热的目光看得尴尬,身体侧侧躲开了她的目光,这丫头现在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一点节操都没有。

“好了好了,我也不逗你了,说吧,最近遇到了什么事?让咱们左丘菲月大小姐这么苦闷呀?”

“月乔,我发现,我现在好像喜欢了一个人。”

“噗”寒月乔刚喝下去的水,一口直接喷了出来,整个人直接被水呛了一声,“咳、咳、咳你、你说什么?你刚刚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寒月乔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左丘菲月一脸不可置信,她刚刚幻听了吗?

左丘菲月见寒月乔一脸见鬼的模样,感觉受到了刺激,小手一拍,腰部一直,叫道:“我说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喜欢上一个男人了,咋滴?”

寒月乔被左丘菲月这气势震慑了一会儿,好久都没有说出话来,最后直接对左丘菲月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不咋滴,不咋地,你牛。”

寒月乔不敢想象啊,这么一个成天喜欢舞枪弄,大喊大喊杀的女子,现在居然扭捏的坐在自己面前说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这事情得让她慢慢消耗一下。

“那个菲月啊,你说你喜欢上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是谁呀?”寒月乔现在满肚子都是八卦,看着左丘菲月那羞涩的小脸,心情那个复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