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4_a2066

“大娘,我是叶家村的,赵大华是我大舅、赵双华是我二舅、赵小华是我小舅。”

叶青喜停下脚步,认真地解释。

“原来是他们家的呀……”老太太嘀咕了一声,看着叶青喜的目光变得古怪起来。

“丫头你是……”不过在看到叶青凰走近时,老太太还是询问了一声。

“我是叶青凰。”叶青凰微笑着回答。

听说她是叶青凰,老太太神色一变,不说话了,突然扭头就朝屋里走。

叶青凰知道,她的养女身份,在赵家村也不是秘密。

“二姐,我们赶紧走吧。”叶青喜高兴地拉着叶青凰的手,继续往前面奔跑。

因着叶青喜一路兴奋地呼喊,经过的人家都有人出来看看啥情况。

但在知道姐弟俩身份后,都露出了古怪难言的表情。

叶青凰不由皱眉,就算嫌弃她这个养女,也不至于这样吧?

很快,她就知道是为什么了。

雪花飘落的冬天 清纯少女的安静写真

原来赵家被人催债上门,此时院子里正闹得凶。

“我不走!不要拉我走!娘!娘……”

一个女孩的哭声惊惶地响着。

“杀千刀的!不要卖我丫头!”妇人的哭嚎声惊天动地。

“不卖你丫头行啊,那边的姑娘说婆家没有?我帮你们在镇上找一个吧,这谢媒钱就直接抵债吧。”

男子嘻笑的声音无视妇人的哭嚎声。

“你乱说什么,我是叶家村的。”叶青霞的声音。

“叶家村怎么了,你是赵家外孙女,帮帮他们不是天经地义吗。”男子不屑地反驳。

“你敢卖我!我大嫂娘家可是镇上的,得罪了他们,有你好果子吃!”叶青霞的声音带着哭音。

“姓林的,欠的钱我们会还上,你不要打歪主意!”男人的嘶吼声震颤了院子。

院子外面围了许多看热闹的村里人,都摇头叹息,低声议论着。

叶青凰还在人群外,就听见了院子里的吵闹声,眉头皱得更紧。

“大家让让!”叶青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脸焦急地挤开人群。

叶青凰连忙小心护着手中的小竹篮,跟在后面挤进院子。

“大舅!发生什么事了!喂!你拉着燕儿干什么!放手!”

叶青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这哭的哭、喊的喊,也知道不是好事,立刻就朝一个拉着表妹的男人冲过去。

“哟,又来了一个,看来今天能抵债的人还不少啊。”

林家宝一眼就被走进来的叶青凰吸引了目光,笑嘻嘻地朝她走近几步。

然而他伸出的手却没有抓到叶青凰,叶青凰脚步微错便躲过去了。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以讨债为名,行调戏、强抢民女之实,可就是另一个说法了。”

叶青凰拉开三步距离这才侧身瞥向错愕的林家宝,声音清冷,却说得林家宝心中一震,更加诧异地看向她。

“秦将军戍守边城,管治有方,十年前就贴出告示:不论军民贵贱,强抢民女实施侵害者,打死不论!”

少女神情淡然不慌不忙地说出边城铁律,林家宝变了脸色,连忙退后两步,又朝一旁拽着赵春燕正与叶青喜撕扯的手下吆喝放手。

虽然他攥着赵大华的借据上门讨债是天经地义,但若赵家认定他强抢民女的话,他也是有些畏怯的。

这次他只带了两个手下过来,架不住赵家村这么多人啊。

“姑娘,你看起来不简单嘛。”林家宝目光审视地盯着叶青凰,说话有所收敛。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

叶青凰却无意浪费时间,目光扫了一眼院子里的情况,朝林宝宝淡声开口,拿了些气势。

问林家宝,而不是先去给大舅和大舅娘行礼,是看见他们看自己的目光有些怔愣,并没有见到外甥女的激动。

到底不是亲的,她也不好说什么,且看这事能不能好好解决吧。

“还能怎么回事儿,赵大华欠债要还钱哪。”林家宝又呵呵一笑,神态间恢复了几分痞气。

他是个二十多岁长得魁梧的汉子,模样到有几分俊朗,就是眉目之间积攒着痞气,目光看人藏着几分狠辣,一看就不是个善的。

“欠多少?有借条和人证吗?”叶青凰挑了下眉,神色淡然,丝毫不被对方的气势吓到。

“本金二两,欠了一年多一共要还四两五钱。”林家宝亮出借条,冷笑,“欠了这么久才上门讨债,大爷我很仗义了,可也不能空手而回吧。”

他说着,目光在赵春燕身上转了一圈,再回到叶青凰脸上,意图十分明显。

“大舅,数目对吗?”叶青凰转向赵大华。

赵大华点点头,没有说话,表情有些沧桑。

看着记忆中勤劳朴实的汉子,叶青凰突然有些感动。

爹欠了赵家五两八钱,娘已经死去三年了,可这么多年却未被赵家追讨过这笔债务。

赵家自己借了高利贷,就算被人逼到要拖走女儿的份上,也没有同意把叶青霞卖了,更没有朝叶青凰撒气提起那五两八钱的事儿。

就冲着这份情义,她也不能事不关已高高挂起。

“债主请稍等片刻。”

不过叶青凰仍然谨慎地开口,先稳住林家宝,她走向赵大华,行了个礼。

“青凰受爹所托,带着青喜来拜见外公外婆和各位舅舅、舅娘。”

“外婆在屋里,腿脚不利索,你们自己去看她吧。”赵大华闷声说道。

“不知外公和二舅、三舅他们……”叶青凰扭头看了一眼四周,奇怪地问。

“他们都出门凑钱去了。”

“大舅!大舅娘!我不想见叶青凰,我先回家了!”叶青霞突然嚷了一声,就朝外面跑。

原来就在叶青凰与林家宝周旋时,叶青霞立刻回屋收拾了自己的包袱,就要离开。

“吃了饭再走吧。”赵大华连忙喊着。

“不了,我回镇上找大哥去!”叶青霞高声答了一句,冲出人群就不见人影了。

“刚才怕是吓坏她了,一个姑娘家若是被卖了抵债,太可怜了。”

“赵家欠债,若是把叶家的外孙女给抵了债,叶家也太冤了。”

“几两银子,怎么也轮不到卖人抵债吧,这林家宝做得太过了。”

“欠了一年多也确实辛苦,听说……”

人群里传来议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