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9_a2066

“你去找衙门的几个主簿大人,将京城动向悄悄告知他们,让他们有数,再托他们安排快马,叶大人已保不住了,不能再让青华州首当其冲。”

“我这就去客栈找子皓,怕他心事重接受不了。”齐老院长迅速吩咐着,又匆匆往外走。

这件事情,不管府城已有多少人知道,但他们不能在外大肆传扬,眼下要做的事情,就是喊回自家子弟们,不要成为别人的弃子。

府学只有师长们知道这件事情,秀才们仍在热议着,这一趟京城之行,大家是否能将奸臣坏官们一网拿下,还叶大哥一个公道?

师长们以往若是听见,定会心中欣慰,觉得这帮后生没有学坏,不但明辩是非,心中还有正义、热情和积极向上的精神。

但是今天,听着他们热情洋溢却一无所知的谈论,师长们只觉心中发苦,很是难受,为他们难受。

还没有看过外面世界险恶的孩子们,没有感受到人心叵测的孩子们,这一次怕要扎扎实实地摔一跤了。

而他们这些知道世事无常、人心险恶的大人,又何尝没有摔上一跤呢。

纵使知道前路艰难、知道事情不会那么顺利,可谁也没有想到,这结果不是朝堂争吵出来的结果,不是各势力争斗出来的结果。

而是皇上一意孤行的圣谕。

东黎重文,天下士学一向是东黎国风,如今……

云来客栈,此时正是下午。

安静少女居家情绪写真图片

叶子皓带小吉祥睡了午觉起来,正拿着一把木勺将一块切得很碎的甜瓜继续碾碎,再一小勺、一小勺地喂给等了半天的孩子吃。

之后他又忙里偷闲,舀了旁边碗里也切成很小块无皮无籽的甜瓜,喂进正忙着绣花的叶青凰嘴里。

早已得了叶子皓的命令,对府学的人和府衙大人们不拦在门外而是直接领到花园敞亭。

今天盛掌柜亲自将齐老院长请到敞亭,又吩咐人泡茶、摆上瓜果,他才匆匆向大总管禀报,欧阳不忌来请示叶子皓。

“这时候来找?不会朝廷那边就出结果了吧。”叶子皓错愕,但很快就收拾心情,他要出门,小吉祥却抱着他的腿不放。

“我带小吉祥去和齐院长说话。”

叶子皓便将孩子抱了起来,又一手拿起了那只装了半碗捣烂甜瓜的木碗,和叶青凰说了一声,就出门去。

叶青凰连忙让刘氏去拧了两块帕子,装在一只托盘中送到花园里。

小孩子就算自己不用手,但吃得满嘴瓜汁,不拿帕子擦,他就要擦到他爹衣衫上了。

花园敞亭里,叶子皓过来与齐老院长行礼打了招呼,就将让欧阳不忌带出来的枷椅放在一旁,将小吉祥塞了进去。

看他又在带孩子,齐老院长满心感慨,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态度于这有傲骨的后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子皓,孩子带上一天、两天,甚至一年、两年,甚至还有心情,但架不住几年、十几年啊,会厌倦的吧?”

齐老院长一脸感慨地开了口,满脸瑟瑟之意。

叶子皓看了他一眼不由惊讶,脱口道:“老院长,可是京城里命令下来了?我是活着还是有牢狱之灾?”

实在是刚才老院长的话太有那个意思了。

他天天带孩子不腻啊,难道是以后会和孩子分开不成?

“朝堂之上确实争论不休,有人要押你下狱,有人甚至要砍你头,但都有人驳回去,争了六天都没出结果,最后……”

齐老院长将传信递给叶子皓。

叶子皓惊讶地看开看了几眼,有些瞠目,不信地问:“这是皇上自己下的旨意,不是被朝臣谏言影响?”

“不是。”齐老院长摇头,无奈道,“就算朝臣各怀心思,各为利益,但这样的结果谁也没有想到。”

“因你之事,确实激起了百姓维护的热情,还有我们士学的声援,但皇上这一决定,无疑就是借你打了天下士学一记响亮的耳光。”

“文风鼎盛的东黎,士学活泼的东黎啊……”齐老院长感慨地摇头,突然红了眼眶,差点落泪。

叶子皓看着传信说不出话来。

欧阳不忌本来站在廊下,听见这边说话也连忙走了过来。

叶子皓见是他便将传信也递给他看了。

“欺人太盛!”欧阳不忌一看内容倏地沉了脸色,脱口而出。

一向沉稳内敛、深不可测的大管家,竟然下意识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叶子皓诧异地看着他。

欧阳不忌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抱拳一礼,立刻又退回了廊下,只不过他这次走得远了些,朝一个方向打了个手势。

叶子皓以为他只是在替自己不平,但眼下这情况虽然有些意不平,但也算是他的意料结果了。

毕竟他只担心会不会有牢狱之灾、杀身之祸,会不会连累到家人,其他的根本不在乎,他也有了不做官的觉悟。

但现在真的看到旨意如此,心里还是有些难过的。

皇上没有为自己冒然颁下的赐婚旨意感到愧疚,反而认为臣子没有被自己摆弄而伤了颜面。

君不受谏是国之患也。

“啊。”叶子皓突然想到一件事惊吓出声,也变了脸色看向齐老院长,“许先生带了那帮小子进京,今天怕是快出东华州了吧。”

“照他们出发前说要一个月赶到京城的豪言,这会儿怕是到南华州了。”齐老院长沉声解释。

“大管家!大管家!”叶子皓突然喊了起来。

“大人何事?”欧阳不忌身影几晃便到了敞亭中。

“不管用什么办法,立刻!尽快拦下府学送万人书的人,许先生和靖言、乔楠他们不能有事!还有十二县学的文书也要拦下来!”

叶子皓神情凝重地吩咐,甚至没有垂询就坐在一旁的齐老院长的意见。

“我这一年在青华州名声太盛,若不能听其所用就会成为隐患大忌,想来这就是这结果的原因之一。”

“我的事既已定论,不能再让青华州士学陷进去,得拦下他们!”叶子皓吩咐完见欧阳不忌奇怪地看着自己,便解释着。

他又看了齐老院长一眼,也是向他解释为何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