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4_a2051

   ♂? ,,

   杨宁一扫之前的云淡风轻,在很多人无法理解的目光下,他缓缓蹲下身子,脸色透着深情,温柔的凝视着东方菲儿的肚腹处。

   他在干什么?

   不仅是东方菲儿的姨妈、四婶、姑妈这些亲戚,连四周一直注视这里动静的其他男士,还有东方家的亲戚朋友,甚至还包括东方菲儿的父母,都无法理解杨宁眼下的举动。

   “今天没折腾了吧?小家伙,要乖哦。”杨宁眼下表现出来的声情并茂,就仿佛在凝视着某个小生命似的,在场都不是傻子,仅仅这只言片语,带给他们的可就不是惊讶,而是惊悚了!

   开什么玩笑?

   没听错吧?

   折腾?

   小家伙?

   乖?

   尼玛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即便不少人平日里自诩有教养有素质,可眼下也忍不住有股爆粗口的冲动!

   楼梯上的少女

   拜托,还能暗示得再明显一点吗?

   一群对东方菲儿虎视眈眈的男人,眼下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对他们而言,杨宁如今的表现,简直就跟电视中某种角色的表现一模一样!

   什么角色?

   废话,等待自己孩子出生的好丈夫,好父亲!

   不是才听说东方菲儿外面有男人吗?该死的,怎么动作这么快,这才几天呀,尼玛连孩子都有了?

   咔嚓…咔嚓…咔嚓…

   现场无数的玻璃碎声奏起,大部分男人都出现程度不同的失魂落魄,少部分回过神来的,望向东方菲儿肚腹的眼神,透着难以形容的不甘与悲愤,至于望向杨宁,那眼神几乎是要活生生的把对方给咬死!

   有几个按耐不住的男人站起身,打算跟东方菲儿求证,可显然,这世上有一种强大的境界,叫无形补刀。

   只见东方菲儿露出温婉之色,这种温婉,再次让这些起身的男人心脏猛地一抽,因为他们知道这种温婉之色,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着另一种说法——母性光辉!

   只见东方菲儿摸了摸肚腹,柔声道:“今天动静小了些,我能感觉到好像是睡着了。”

   咔嚓…咔嚓…咔嚓…

   更多的碎裂声奏响,如果之前还有人抱着侥幸心理,那么这种侥幸,随着东方菲儿这话,彻底被击得粉碎!

   “菲儿……跟这个野男人…有了?”一旁的二姑妈不可思议的望着东方菲儿,然后愤怒的瞪向杨宁:“该死的,都是,我的三百万…”

   刚出口,东方菲儿的二姑妈猛地惊醒,立刻捂着嘴巴,这一刻,她的眼珠子瞪得大大的。

   “三百万?”杨宁似笑非笑道:“敢情是收了人家钱,才这么卖力呀。”

   “胡说!血口喷人!这都是的臆测!我说的是…”

   东方菲儿的二姑妈还没说完,杨宁就笑眯眯点头:“我懂的,不就三百万嘛,不用解释。”

   “…”面对旁人怪异的眼神,东方菲儿的二姑妈早已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杨宁吼道:“算个什么东西?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欢迎!”

   “淑萍,过了。”杨宁都没还说话,逢翠晴就缓缓走了过来,她的脸色很不好看,也不知道是认为东方菲儿真跟杨宁珠胎暗结,还是这位二姑妈的大呼小叫,以及提及的三百万。

   “翠晴,来的正好,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菲儿肚子里的孩子必须打掉,不能生下来!”东方菲儿的二姑妈拉着逢翠晴,激动道:“有辱门风呀!跟这种不三不四的男人有孩子,那以后东方家可就要丢人了!”

   “淑萍!”逢翠晴脸色变得更难看了,沉声道:“说够了没有!”

   东方菲儿的二姑妈猛地一愣,她从逢翠晴的话语中听出了不满,下意识的望向四周,发现在场所有人都望着她。

   “菲儿,告诉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没有旁人意料中的愤怒,相反,眼下的逢翠晴,一脸的淡定,脸上还隐隐透着古怪。

   这种淡定之色,着实让一群男人蛋疼不已,他们下意识的望向不远处的东方铭启,发现这位东方先生,竟然惬意的喝着茶,还陪着身边的几个朋友有说有笑,似乎浑然没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当回事。

   尼玛,该不会人家父母都承认了杨宁跟东方菲儿的关系了吧?

   该死的,这到底是要闹哪样?

   如果不是默许了他们两人的关系,为何历来对东方菲儿私生活横加干涉的东方铭启,会表现得如此的冷静?

   事实上,东方铭启跟逢翠晴还真没太在乎,逢翠晴之所以过来,也是因为有些不满东方菲儿二姑妈的大呼小叫,逢翠晴很清楚,如今的东方菲儿还是处子身,这还是找东方家资历最老的陈妈观察过得出的结论。

   得到这个答复后,东方铭启跟逢翠晴都暗暗松了口气,也正是因为知道东方菲儿不可能有身孕,所以才表现出旁人所不理解的处之泰然。

   “妈,别说太大声,小家伙待会醒了肯定又调皮了。”东方菲儿笑眯眯的掀开腹前的小口袋,露出一只毛茸茸的小仓鼠,眼下,这只小仓鼠正有节奏的趴着瞌睡,毛茸茸的贼可爱了。

   竟然是一只仓鼠?

   靠!

   原本一直黑着脸的那群男人,在看到杨宁再次露出淡定之色,这一刻他们肺都气炸了,尼玛就一只臭老鼠,竟然如此无耻的恶心人,还同时恶心一群人!

   尽管肚子里都骂翻天了,不过他们声讨的同时,也长出一口气,最起码,东方菲儿还没给这王八蛋生小王八蛋,他们还有机会!

   “呀,小东西醒了。”东方菲儿笑眯眯的将袋里的小仓鼠拎起。

   这一刻,不仅是附近的男人,就连她的亲戚们,也是一个个嘴角抽搐,反应最大的,莫过于她的二姑妈了。

   “…们…刚才说的就是这死耗子?”东方菲儿的二姑妈浑身直哆嗦。

   “它不叫死耗子,叫小豆丁。”东方菲儿脸色有些冷,随即望向杨宁,缓缓道:“咱们去隔壁桌吧,这里坐着不舒坦。”

   说着,东方菲儿就起身,跟杨宁走到邻边的一桌。

   没有人出言阻止,也没谁傻乎乎的跑过来凑热闹,眼下这场景透着些许诡异,因为谁都清楚,刚刚的某些对话,惹怒了这位东方家的大小姐。

   东方菲儿的二姑妈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可话都到嘴边了,愣是没有说出口,半晌,朝不远处的李博宏投去一个歉意的眼神,然后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至于东方菲儿的四婶跟姨妈,也一个个都闭了嘴,眼下谁如果还傻乎乎的跑去说媒,就绝不止热脸贴冷屁股上了,而是火上加油!

   大家都清楚,眼下东方菲儿恐怕最不想听到的,就是说媒这种事!如果真跑去说,只会适得其反!

   “该死的混蛋,赶紧去死吧!”

   东方菲儿的二姑妈几乎都将杨宁恨到骨子里了,也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片哗然声,她顺着望去,当即就站了起来。

   不仅是她,就连同桌的其他人,甚至原本在场坐着的宾客,也第一时间站了起来!

   只见一个撑着拐杖的老人缓缓朝这边走来,他就是今天的寿星翁,东方菲儿的爷爷,东方正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