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7_a2066

   大家除了感慨叶家人情冷暖,感叹叶青凰这个养女的命运,剩下最多的声音——

   便是叶老太太的选择。

   刚才叶重信已把话撂下了。

   要么带着公帐回去,把帐算清楚,了了前事,以后还在大房过生活;

   要么不回去就跟三房过,公帐就用来抵大房十年奉老银。

   其实这也意味着,叶老太太带走的公帐数目,不会低于十年奉老银所需总数。

   那到底是多少钱?

   有人压低了声音提醒:“二房一年可是四两!”

   十年四十两!

   “在咱们县城里,四十两不算什么,但在村子里,有四十两的人家,可算日子好过呢。”

   “哎,你别忘了,还有二房每年孝敬的钱呢,一个老太太攥着好几十两银子在县城十个月不回去,也真是……”

   “幸亏不是我娘,不然我早气死了。”

   粉红美女夏日里的唯美街拍

   “人家大房不就差点气死么……”

   “摊上这样的娘,也太可怜了。”

   “都是叶重华那坏水唆摆的吧,一个老太太再闹腾,哪有那么多心眼儿?”

   “这么多钱怕都给叶重华用掉了,这偏心也是偏得没边儿了。”

   “别说了,叶重华可是秀才,反告咱们抹黑他名声,咱们还得白受气。”

   “走了走了,叶家的事儿已经明白了,看他们自己怎么商量吧。”

   “可怜了叶案首哎,凭白被人泼脏水,被人算计……”

   “案首娘子到是个不错的,口齿伶俐,说话也清楚。”

   “连小媳妇都出来对质了,也是被逼得无路可走了吧。”

   “这种孝女,难怪叶家不嫁出来,自家留着了,换了我,我也不愿意她嫁出去。”

   “诶?你们说,那徐家媳妇在娘家又是什么样儿啊?她们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啊?”

   “我听说,养女是妹妹,小一岁呢,不过如今变成了堂嫂,要改口呢。”

   “原来是这样啊,那妹妹都能绣花赚钱为爹治病又还债的,姐姐怎么就……”

   “没听叶家二房说么,这哥哥姐姐知道妹妹不是亲的,关系就远了,想必都把家中责任推在她身上呢。”

   “所以野丫头好欺负咯……”

   “……”议论声随着人群散去,吴家私塾门前,终于安静下来。

   “立刻滚回去和你娘把事情说清楚,赶紧把事情解决了,若非芳丫头有了身子,我非打死你个畜生不可!”

   吴老夫子转身瞪着叶重华,忍耐地压低了声音吼着。

   “是小婿的错,小婿处事不当,凭白惹祸上身,被人诬蔑,但小婿也不能怪别人,毕竟娘脾气急,先骂了叶子皓,导致今天的结果,不可收拾。”

   叶重华躬身一揖到地,一脸悔恨地说道。

   “唉,你这几天就别来私塾了,把事情赶紧自己处理好吧,别让芳丫头担心。”

   吴老夫子摇头叹气,无奈地转身。

   “你千不该、万不该,最不该去县学告状!侄儿不好可以教训,坏人前程是大忌!”

   吴夫子也指着叶重华骂了几句,便也进了私塾。

   叶家的事,还害他凭白被个小媳妇讽刺了,真是丢人!

   吴家这边郁闷心烦。

   叶青凰却心情愉快。

   “二姐,你好像很开心?”小妹仰头好奇地看着叶青凰。

   “嗯,今天把三叔骂了一顿,他太坏了。”叶青凰并不避讳。

   “呀,我都没有骂他!”小妹失望地叫了起来。

   “傻丫头,你骂他就要挨打了。”叶青凰看她一眼,好笑地解释,“你太小,可不许骂人。”

   “长大了就可以骂人吗?”

   “当然不能,骂人、争辩,要看是什么事,对什么人,具体情况具体说。”

   叶青凰教导着:“有些事,不是一个道理可以说得清,所以,你们要懂道理、讲道理,站在道理上,才能去说别人。”

   “今天,在道理上,我身为晚辈女子,不能去说三叔和奶奶,但我却占着一个更大的道理,所以我说了他们,旁人不会怪我。”

   “这里,就要分辨是非对错,先有是非,再有对错,因为对错,才有是非。”

   “不懂对吧?没关系,记在心里,以后长大了会遇到不同的事情,再慢慢去思考。”

   叶青凰看着小妹一脸茫然,不由一笑,又看向另一边同样茫然的叶方铭,这孩子虽然茫然,却已在思考。

   “想不通的事就先搁一边,时机到了自然就明白了。”叶青凰怕他们想成书呆子,便又劝着。

   叶重信走在前面,听着她和小的们说话,不由好笑,也不吭声。

   若是原来,他肯定会阻止。

   晚辈不听长辈话,对长辈不敬,就是失礼,失礼在先又何来道理?

   但这次的事情,让他也明白,有些长辈对你不仁不慈,却拿孝道不敬压人,又何来道理?

   所谓道理,确实要根据不同情况去说辩,在大义上拎得明白,分清是非,才有道理可讲。

   回到家中,叶青凰立刻去泡热茶,每人一杯抱在手中。

   回到家中说话便没那么多顾忌,叽叽喳喳皆是对三叔行为的不耻。

   叶子皓看他们这般激动,忍不住道:“今天不用写字了吗?”

   小兄弟吓了一跳,这才闭了嘴。

   叶青凰也给叶子皓端了茶,与他相视一眼,却什么也没说,便去厨房里帮忙做饭。

   叶重信便把经过说了一遍,叶子皓听后,一声叹息。

   “不管谁被踩下,都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三叔他以为可以撇得清么。”

   “或许他以为可以吧,毕竟是你被骂不孝,他是长辈,自然不会被连累。”

   叶重信沉着脸,现在说来仍是有气。

   “他们怕是没想到,凰儿理直气壮敢说他们,把真相揭开在众人面前。他们以为,我们当晚辈的只能服低被欺。”

   叶子皓冷嗤一声,心里却有些心疼。

   他自家媳妇他自然明白,这是动真怒了,不惜一切也要把三叔踩下去。

   可这样,她仍是把自己抛了出来让众人说道,这本不是她愿意的事情。

   陈飞回来,神情有些激动地说起街上的议论声。

   “没想到凰丫头这么悍,竟敢跑去把三舅骂了一顿,虽然替她捏一把汗,但真是解气呀!”

   陈飞打心底佩服地朝叶青凰竖起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