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_a2050

方若宁也不屑跟他多言,见他那副轻视鄙夷的表情,当即住口,只盼着早点吃完饭好走人。

霍凌霄这些日子出差,忙里忙外,跟几个国家的老外周旋,也早就疲惫不堪了。

飞机落地,原本想回公司露个面就回家的,可是陈航接到他,顺口提了句:“方律师这几天可忙了。”

一问才知,她还真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儿,就那么点破事,劳驾她一个身价不菲的大律师亲自操刀。

想着她这么忙,肯定没工夫顾虑儿子,细问之下才知道,小家伙这几天四点后就放在托班里了。

于是,让陈航先驱车把同行几人送到地方,便直奔幼儿园。

他没有监视人的癖好,只是以他的能力,想要找个人也就是分分钟的事。

接了孩子,听闻那女人还在警局,他便想过去看看情况,谁知刚到警局门口,就见她出来。

知道她不待见自己,但也没想到见面后连个招呼都没有,翻了个白眼就走人。

明明是那么厌恶的表情,可阔别几日在他看来,眼波流转,顾盼生姿,竟多出了几分妩媚之色,让他心里恨恨不平的同时,还生出了几分痒痒。

幸好,身边这小崽子精明,一个腹黑一个狡猾,哄得女人乖乖上车。

两人相对坐着,沉默下来后各怀心思,气氛僵冷而凝固,好在很快,经理带着服务员上菜了。

随风舞动漂亮美眉图片

伴随着餐具轻触瓷盘的声音,诡异的气氛总算打破几分,方若宁帮儿子挑好了菜,低声催促:“快吃,吃完就回家睡觉了。”

方昀轩拿起勺子,点点头,乖乖用餐。

从小被教养的好,小小年纪的孩童,餐桌礼仪特别优雅。

方若宁心不在焉,眼眸压根都不看向对面,自顾自用餐。

对面尊贵淡漠的男人,见她态度这般冰冷,心里自是不爽,这些日子他已经够放低身段了,这女人一点都不领情,这会儿竟完把他当做透明人。

可是,当着孩子的面,他也不想做得难看。

于是,两方静静地吃了好一会儿,他才低眉敛目,状似无意地问道:“那些人抓回来都怎么处理的?”

方若宁一惊,抬眸看了他一眼,见男人目光未抬,用餐慢条斯理,她又落下眼睫:“怎么处理是警方的事了,不归我管,我只管指证他们。”

“以后这种事你不要耗费精力了,不值当。”

“以后?”方若宁挑眉,又看向他,“你诅咒我呢!这种事我再也不想遇到。”

男人勾着嘴角笑了笑,“现在这个时代,你先完不遇到,不太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只要霍先生你离我们母子远远的,这些无妄之灾自然也会离我远远地。”

“抱歉,这一点我怕是做不到。”霍凌霄直直盯着她,轻声缓慢地回应。

“……”没法聊,方若宁转头看向儿子,“轩轩,快吃。”

“你别催孩子,吃太快对肠胃不好。”霍凌霄皱眉提醒。

“可是对着你吃饭,我也会消化不良。”女人不甘示弱地怼回去。

下一秒,看到那人波澜不惊的脸色顿时暗沉,她心里竟觉得一股快意。

没办法,实在不能怪她浑身长刺,实在是这人……

如果不是他纠缠不休,她也不至于成了“名人”,被网络暴力攻击,被倪亦可的粉丝怼着骂,还给轩轩造成心理阴影。

心底里,她早就恨死这人了,哪里还有好脸相迎。

霍凌霄到底还是要面子的人,被她那句话一怼,脸色冰冷的同时,也没了继续跟她聊下去的意思。

一顿饭食之无味,郁闷不已。

离开餐厅时,方若宁甚至都没跟霍凌霄打声招呼。

然而,站在餐厅门口好一会儿没等到出租车,而手机上的打车软件显示还有N多人在排队等候时,她有点无奈了。

熟悉的车再一次停在面前,还是那张英俊却淡漠的脸,只是言语间更多了几分高高在上:“方律师在反抗网络暴力的同时,有没有意识到自己也在使用语言暴力?”

方若宁落下眼眸,淡淡看着他:“对付霍先生这样纠缠不休的人,语言暴力已经是最低等级的反抗了。”

“纠缠不休?”男人勾唇,笑意只停留在嘴角,眸底依然一片浩瀚,掩着锋锐,“我以为我们之间,不应该再用这个词来形容。”

方若宁瞪着他,怕他在孩子面前说出什么混账话,急忙低声警告:“你不要胡说八道,谁跟你是‘我们’了?你快走吧,别影响我打车。”

霍凌霄看了看站在她身侧的孩子,“上车,我送你们回去,轩轩看起来不太好,可能是身体不舒服。”

经他一提醒,方若宁低头看去,小家伙面无表情,的确无精打采。

又摸了摸他的额头,没有发热,可做母亲的直觉告诉她,孩子应该不止是犯困这么简单。

“轩轩,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不舒服就要说。”蹲下身,方若宁摸着儿子的脸,温柔地问。

方昀轩皱着眉头,的确是有点不舒服,可是又说不清,便只是摇摇头,“想睡觉……”

霍凌霄受不了她的磨叽,下车来将孩子一把抱起,冷冷丢了句:“你若不肯上车,那你自己打车回去。”

“喂,霍凌霄!”眼看着孩子被他抱走,方若宁哪里还能自己打车,只好火大地赶紧跟着上车。

“轩轩,告诉叔叔,是头疼还是肚子不舒服?”将孩子放在怀里靠着,霍凌霄皱眉问道。

这一次,小家伙弱弱地说:“肚子……”

方若宁一惊,脸面无光。

她问了几次,小东西都不说,这男人一问,他就说了。

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男人已经回头看向她,口气冷硬:“这几天吃什么了?”

方若宁想了想,“就是很正常的饮食。”话落,突然又想起什么来,迟疑着道,“昨晚……我们回来比较晚了,没做饭,就叫了外卖吃。”

霍凌霄一听,阴沉不悦的脸色隔着昏暗的光线都看得一清二楚:“外卖那是人吃的?”

“外卖怎么不是人吃的?每天多少人叫外卖啊!”方若宁听了这话就来火,当所有人都跟他堂堂霍氏总裁一样,吃穿用度皆为上品?

前面开车的陈航见他们一上车就争锋相对,这会儿不得不出声:“方律师,你没看网络上曝光的么,好多外卖都是小作坊生产的,特别恶心。”

方若宁没看什么网络曝光的外卖,但她也知道要叫干净卫生的食物,于是答道:“我叫的是披萨和意面,很正规的店,很卫生。”

霍凌霄已经不想跟她争执了,他怕继续吵下去会忍不住出手掐死这个气人的女人!

“陈航,去医院吧。”

方若宁一听,又是不解:“这点小事哪里用得着去医院?陈秘书,麻烦你送我们回家。”

在国外,看病就医程序非常繁琐,像这种小问题,又是医院下班时间的话,根本不会大费周章地去医院。她好歹当妈妈几年了,知道怎么应对孩子不舒服的小毛病。

“去医院。”

“回家!”

“妈妈,霍叔叔,你们不要吵了……”两人争论不休,霍凌霄怀里的小儿终于忍不住劝架。

“霍叔叔,我没事,不用去医院了。”等两人停下来,方昀轩又看向抱着自己的男人,表达意见。

方若宁听着儿子的话,终于觉得扳回一局,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把儿子抱过来。

陈航看了眼后视镜,知道他家总裁“败诉”了,只好默默地驱车去翡翠华府。

下车时,霍凌霄跟着下来。

“你干什么?”方若宁盯着他,不客气地问。

男人扫了她一眼,走向门禁,“轩轩不舒服,万一夜里有什么,你一人搞得定?”

方若宁抱着儿子狼狈地走上前,眼神盯着他像是警告即将侵犯领地的敌人,“这些年我一个人都过来了,霍先生现在操心这些是不是搞笑?”

“开门。”

“你走。”

“我叫你开门,要么,我就叫物业来开门。”

方若宁抱着孩子,本就沉重,跟他在这里对峙又气得要死,当即脾气上涌:“霍凌霄你够了没?我现在没有精力跟你吵,你若是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虽然这样很丢人,可是她也没办法。

话落,见男人悠闲淡定地立在那里,甚至还微微耸了一下肩,她终于出离愤怒!

腾出一手从包里乱七八糟一通翻找,拽出手机就准备拨打110.

然而下一刻,手机被夺走,男人下颌朝着门禁一点,淡声再启:“开门。”

“……”方若宁都要疯了!!!

没等她开门,身后又有邻居走来,也是一家三口,欢天喜地说着笑着走近,见他们立在这里却不进门,好奇不解地盯着他们看了又看。

“啪嗒”一声,邻居开了门禁,进去,霍凌霄很自然地拦住了玻璃门,打开,作势让抱着孩子的方若宁进来。

方若宁还能怎么办?怀里的儿子直线往下溜,她实在是抱不动了。

要算账也不是这个时候,她一心惦记着赶紧回家照顾孩子,索性又把他当透明人。

开了门,想飞速关上,男人皮鞋一抵,手臂没怎么用力就把门挤回去,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