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8_a2047

() 她声音细如蚊吟,好似并不想了解手环的作用,只是迫于疆无涯的淫威而不得不附和他一般。

疆无涯突然感觉一阵索然无味。

发现眼前之人并不是那只爪牙锋利、喜欢挠人的小猫咪后,他就对这个总是一副懦弱胆小的家伙失去了兴趣。

不过,他还是强行勾起最后一丝耐心试探道。

“这个手圈,有个很美好的称呼呢~”

他手指扣在云轻言手腕上,这次,却像是不想触碰什么脏东西般,并没有直接接触她的手,而是捏着她手腕上的那一圈手环。

“叫……叫什么?”云轻言小心翼翼问道。

疆无涯斜睨了他一眼,勾起殷红的唇,脸上带着假面般的笑容,“叫相随哦~”

他紫眸注视着云轻言,弯成月牙,“呐,名字是不是很美?”

云轻言:“……”

“这个手环,会将你的境界抑制在二阶元者。

如果你离开本殿五百米,它便会……”

精致柔美女孩咖啡店文艺写真

疆无涯脸上笑意更甚,瑰丽的紫眸在一瞬间像是有光芒迸射,“砰地一声!爆炸!”

“然后,你将会化为一滩血肉,被这崖底的蛇虫鼠蚁蚕食殆尽。”

指腹摸索着那冰冷的手环,疆无涯以一种叹息般的咏叹调道,“相伴相随,多美的寓意啊!”

云轻言猛地一手抓住疆无涯的袖子,恐惧地乞求,“大……大人,别……别丢下我!别离开我五百米!

我……我还不想死啊!”

那急切恳求的模样,将主人内心的恐惧和害怕一丝不剩地传达了出来!

疆无涯精致艳绝的眉目一冷,最后一丝耐心和兴趣消失,狠狠一甩袖子,将云轻言甩开。

“拿开你的脏手!滚!”

云轻言顺势松开抓紧的袖子,还装作身形不稳地倒退几步,似乎被疆无涯突然变脸吓着了,低眉顺眼地站着,身形颤抖。

水媚顿时幸灾乐祸地看向云轻言,右手抬起,一道毁灭的风暴在手上聚集,

“无涯,既然如此,不如将这小子杀了。”

她到现在,还是没歇了杀了云轻言的心思。

疆无涯厌烦地看了水媚一眼。

他本来想直接扔下云轻言进入地宫,让她在相随的禁制下自己爆成一捧血雾肉泥。

可是看到水媚的心思,他忽地有改变主意了。

不是因为对云轻言另眼相待,只是因为他这个人天生逆骨,偏偏喜欢跟人反着干而已。

水媚想那只小老鼠死,他偏不让‘他’死。

疆无涯冷冷地勾起唇,“送上门来的探路石,不用白不用。

在本殿下命令之前,谁也不准向她动手。

你们,明白了吗?”

他那一双幽沉的紫眸含着凛冽的威压,一一扫过水媚等人。

当他眼中不带着那分玩世不恭、魅惑勾人的笑意时,那一双紫眸顿时冷得像蛇类的眼睛,阴沉、狠毒,残酷、冰冷!

“谨遵殿下命令。”几名黑衣人连忙右手抚胸,半弯着腰恭敬十足!

水媚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好。”

“走吧,去地宫。”疆无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