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1_a626

尽管池景轩和秦雨季小心翼翼的隐藏着秘密,可是,池家二老依旧很快就看出了端倪。

又一个早晨,池老爷子赶在池景轩和秦雨季吃完早点打算离开之前,拦在了餐厅门口。

“晟枫出事了,对不对?”

池老爷子沉声问道。

除了还在坐大牢的池正宏和离开十个多月的穆晟枫,一大家子人几近齐整,池老爷子想不出,还能有什么事,能让一直以来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池景轩,都乱了心神。

“爷爷,不是,是我……”

“景轩,不许骗我们。”

池景轩的话还未出口,就被池老爷子打断了。

眼见池家二老面色严峻的看着自己,眉眼中一片洞若观火的清明,池景轩知道,自己恐怕瞒不下去了。

眼中漫出了说不出的忧伤,池景轩低声说道:“他们说,穆晟枫牺牲了。”

虽不知池景轩说的他们指的是谁,可是,只听牺牲二字,就知道这件事上面已经定性了,池老爷子怔了一下后,整个人都沉默下来了。

他猜到了穆晟枫可能是出事了,却没想到,会是这么大的事。

清纯女孩的香闺芳香十足

厨房里响起了池老太太捂着嘴的低泣声,池老爷子红着眼眶,坐在了椅子里,“老天爷,也太不公平了,云溪……”

话音刚落,就听到了门铃的清脆响声,餐厅里的几个人,脸色轻变,对视一眼后,很快平静下来。

池云溪进门的时候,屋里的四个人,已经有说有笑,和平时一般无二了。

一转眼就到了周末,距离阿诚离开又过去了两天,可是,那边迟迟没有传来任何消息。

往日对池景轩和秦雨季来说饱含着温馨幸福的周末,现如今,却成了他们最大的煎熬。

看到挺着大肚子的池云溪,池景轩和秦雨季心里的悲痛就怎么都抑制不住,需要找这样那样的借口来短暂的逃避一会儿,来平复心情。

而池家二老,也是如此。

很快,池景鸣也看出端倪,从池景轩口中探知发生了什么,继而,洛沛柔也知道了。

一大家子人,只除了池云溪还蒙在鼓里,每天数着日子算宝宝出世还有几天,间或思念一下远在异国他乡的穆晟枫,其他人,都前所未有的悲伤。

度过了难熬的一天,池景鸣觉得,他实在绷不住了。

池云溪面上的笑容越温馨,他心里就越难过,没等到晚饭,他就借口岳父岳母做好了晚饭等他和沛柔茵茵回家吃饭,一家三口笑盈盈的打了招呼后走了。

一出门,池景鸣脸上的笑容就垮了下来。

看着池景鸣急匆匆离去的背影,池云溪虽然觉得哪里怪怪的,却也没多想,她正和肚子里的小家伙玩捉迷藏,看看刚才被她摸到的是ta的小手,还是小脚。

晚饭后,一家老小在小区里散了会儿步,将池家二老和池云溪送回了家。

第二天,池云溪难得的睡了个懒觉。

睁开眼,已是十点多,整个别墅里静悄悄的,床边的柜子上,放着一杯蜂蜜水,还有她的手机。

知晓这个点,池家二老肯定是在池景轩家准备午饭,池云溪慢悠悠的起身,洗漱完下了楼。

换鞋打算出门的功夫,门铃响了。

打开门,一个身材高挑面容秀美的女子出现在视线内。

眼见她目光审视的打量着自己,池云溪女人的直觉发挥作用,让她知道了面前女子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