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7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贺承之微楞,手下意识的扶着她的腰,稳住穆安安的身体。

直到对上穆安安的目光,他才反应过来。

穆安安脸色长得通红,长这么大,第一次坐在一个男人的大腿上,他的身上滚烫滚烫的,她几乎是从贺承之的腿上弹跳起来。

“对……对不起贺少,我不是故意的。”女孩低着头讷讷回答,干净的侧脸染着自然的红晕。

贺承之不知怎么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有些失神。

“没事,没有摔到就好,小心点。”片刻后,贺承之毫不在乎地摇头。

这一次进去,穆安安格外的小心翼翼,生怕在来一次,坐到他的腿上去了。

一直到坐下,心脏还在狂跳,穆安安心道见鬼。

贺夫人见有戏,笑得满脸菊花。

她的儿媳妇,跑不掉了。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落地。

呆萌16岁美少女早安摄影图片

但此次回去,裴逸白和宋唯一却是陪同徐老太太先回美国,而裴辰阳等人,则是单独一个部队回国内。

见到久违的狼嚎,双胞胎兄弟立马从亲儿子化为干儿子,放下人之后就去追狼嚎了。

宋唯一这一次的嫁的太突然,但徐老太太和徐灿阳,早就在半年前就开始准备她的嫁妆,只是没有让宋唯一确认而已。

而这一次,先回美国,也是因为有一部分东西,要当面给的。

“唯一,跟我进来一下。”

见孙女婿看着孩子,徐老太太不担心了,招手就叫宋唯一。

顺从老太太的要求进了她的房间,宋唯一没有多想。

却没有想到,徐老太太拿出一份房产证和钥匙。

“这是外公外婆给准备的嫁妆,们的婚礼太急,我都没来得及交给。”徐老太太感慨地握着宋唯一的手,有些欣慰她嫁人了,又有些不舍。

嫁妆?

宋唯一怔忪地看着她。

压根没有想到这一茬。

“打开看看,这半年跟外公跑了一些地方,这套房子,我们很满意。”

那是一套位于纽约的豪华别墅,面积很大,上下三层,有十五个卧室,花园,游泳池,健身房,网球场。

这套房子是三亿美元的市价,在买的时候,二老没有任何犹豫。

而车子,是定制的布加迪超跑,依旧是天价。

此外,徐老太太还给了宋唯一一个存折。

“这是存折,拿好了。小舅没有另外准备什么,都折现放在这里,自己收好。”

存折里面有五亿人民币,虽然徐老太太和裴太太之间相处没什么问题,但是终究不太乐意自己的外孙女曾经被这么对待。

这些陪嫁,跟裴家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这笔钱,却足够宋唯一在裴家挺直腰杆了。

而在女孩子的陪嫁里面,也是独有的一份了。

“外婆,太多了,我不需要……”回过神的宋唯一,难掩脸上的震惊。

她知道,外公外婆私下有准备嫁妆,但是并没有想到他们准备的,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什么叫做不需要?外婆让拿着就拿着,这是我跟外公准备的,小舅都没有意见。是我唯一的外孙女,不给,给谁?”

“另外,这个,是我们加公司名下百分之十的股权,小舅手里拿着剩下的百分之四十,公司归他管理,拿着分红就可以了。”

在这方面上,徐老太太从来不掩饰自己的财大气粗。

前面的现金,豪宅和超跑,跟这百分之十的股权比起来,都只是冰山一角。

凭借着这百分之十的股权,宋唯一每年最起码能拿到一亿美元的分红。

“外婆没有看着妈妈嫁人,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但总算,还有个外孙女,也算是一种补偿了。妈妈若是还在的话,看过得好,也会安心的。”徐老太太眼眶微红,叹息了一口。

这些都是他们夫妻一辈子积攒下来的,都这个年纪了,儿子孝顺,徐老太太对于这些身外之物,完全没有芥蒂。

“外公外婆能为做的,只有这些。但日子,是们自己过的,好好经营们的婚姻和感情,珍惜眼前的幸福。”

“我知道,外婆,我都知道了。”宋唯一哽咽着点头,手被徐老太太紧紧握着,怕她不接受。

她何德何能?接受外公外婆轻而易举的赠与?

尽管是外孙女,但他们没有义务,为她做到这个地步。

“好,明白我的意思就好。回去吧,这件事不需要掖着藏着,让逸白知道。此外,这些财产都是在名下。”徐老太太含笑说着。

自己的外孙女是唯一的受益人,她对裴逸白也没什么不放心,让他知道没什么。

而徐老太太让裴逸白知道的更深一层用意,是让她们裴家,知道自己的外孙女,可不是随便可以欺负的。

这些资产,提高宋唯一的身价,没了裴家,她也可以过得很好,还有一个可以相信的舅舅,随时可以依靠。

离开的徐老太太房间的时候,宋唯一整个人都是迷惑的。

若非手里还拿着车钥匙等证据,她以为,刚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不好好走路,发什么呆?”刚走到客厅,裴逸白见她神色恍惚,捏了捏她的手。

抬眸看到裴逸白,宋唯一的眼眶微红,裴逸白微微皱眉。

“怎么了?外婆跟说了什么?”

她们刚才进去了好一会儿,可再出来,宋唯一整个人恍恍惚惚,裴逸白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宋唯一摇了摇头,“没有。”

“那哭过了?”

“我没有,我没事。大宝和二宝呢?”

“在外面游泳池,佣人看着。”

“我们出去看看。”宋唯一淡笑着说。

两个小家伙泡在游泳池里,身上套着一个游泳圈,扑通扑通玩得乐不思蜀。

佣人一左一右地站在边上,生怕他们有个什么闪失。

“表小姐,表姑爷……”见他们来了,二人立刻恭敬地打招呼。

“我们看着宝宝就可以了,们去休息一下。”宋唯一微笑对他们说。

二人领命,点了点头,便退下了。

“麻麻,下来。”看到他们,对岸的两个小家伙蹬着小短腿游回来。